学徒工成为“技能大师”学徒工成为“技能大师”

26 8月 by admin

学徒工成为“技能大师”学徒工成为“技能大师”

学徒工成为“技能大师”
陈亮在工作中。本报记者 姚雪青摄  核心阅读  在艰难的研发过程中,他用绳子把试验破损的一块奖牌大小的砂轮挂在脖子上,让它一次次提醒自己:“失败时,这是鞭策我的警钟;成功了,这便是一块无名的奖牌。”  科技创新、技术报国,并不只是科学家的事情。一线产业工人如果能立足岗位,做到精益求精、淬炼绝活,也能帮助工程师研发出高精尖的核心零部件,从而实现报国梦想。  一微米有多细?大约是一粒尘埃的颗粒直径、一根头发丝直径的1/60。  一微米有多重要?在过去,我们连生产一枚小小的易拉环,都要被国外垄断技术“卡脖子”。  技术工人陈亮的拿手绝活,就是把模具精度控制在微米之间。站在“一微米的舞台”上,他与团队获得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22项,他说,“能够为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贡献,是我们产业工人的无上荣光!”  再仔细一点点,离一微米的精度就能更近一点点  1984年出生的陈亮来自江苏宿迁农村,从江苏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,他进入无锡微研公司成为一名学徒工。他最初的梦想就是走出农村、留在苏南,通过努力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。  刚开始,为了熟悉各种工序,他将车、铣、刨、磨、线切割都干了个遍,最后选择了铣加工车间。这是模具加工中第一道也是最复杂的工序,工作中铁屑飞溅,烫到手是家常便饭。  这样黑粗重的工作,小伙一干就是5年,不仅用心琢磨各种设备的特性,还主动加班跟师傅学技术,晚上挑灯夜读把外数控铣加工的书啃了个透。公司就在风景秀丽的太湖边上,地理位置绝佳、交通十分便利,但陈亮去玩的次数却不多。有一次假期公司组织去旅游,他却一个人留下,趁大家都不在,把机器都开起来独自练习。工作之余,为了学习数控技术,他又如饥似渴地学习起编程……  一个铣工,一般学徒正常三年出师,他一年半就出师了。  在公司,粗加工车间在长廊这一头,精加工车间在长廊那一头。很多时候站在精加工车间的窗口往里看,陈亮心里痒痒的:如果能来这边加工,该多好呀!他告诉自己,“这短短300米的走廊,如果努力了就是一步之遥,如果不努力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” 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在干粗加工的第五年,公司接到电视机定位销订单,精度要求控制在2微米。此前,国内企业多使用传统刀具加工,精度一般只能达到4微米,无法达到产品精度要求。公司成立攻关团队时,勤学苦练的陈亮被调到加工中心班组试用。  他一边留心观察师傅们的做法,一边查阅资料模拟编程。刀具和精密砂轮的特点,早就烂熟于心,通过“移植工序”,将其组合起来可实现铣和磨的双重功能,精度就能提高了。  设想是有了,但问题也来了。这个砂轮怎样装到加工中心机床上去?装上去后,如何解决几万转砂轮高速旋转动平衡的问题?国内外没有经验可循,需要先类比加工,认真观察,不断总结,摸索找到测量的最佳方法,保证高精度。  在艰难的研发过程中,他用绳子把试验破损的一块奖牌大小的砂轮挂在脖子上,让它一次次提醒自己:“失败时,这是鞭策我的警钟;成功了,这便是一块无名的奖牌”。陈亮给自己制定了一条工作准则:再仔细一点点,离一微米的精度就能更近一点点!在不断尝试中,精度终于提高到了一微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